意甲转会最新新闻|意甲logo高清图案|
中國新聞網江蘇正文
新聞熱線:18013384110 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

長三角區域一體化,這盤大棋江蘇如何“落子”?

2019-12-18 08:12:38
來源:經濟日報新聞客戶端

  江蘇正在下一盤大棋。

  融入長三角區域一體化發展新的歷史階段,江蘇該如何下好區域協調發展這盤“大棋”,是個值得認真思索,需要加快推進的問題。無論是南京的承東啟西,南通的跨江融合,還是蘇州的“做好加減法”,這些生動的實踐,為我們勾勒出一幅江蘇加快推進長三角區域一體化發展的壯美畫卷,正如江蘇省所提出的,格局要大,胸懷要寬,節奏要快,始終做長三角區域一體化發展的積極倡導者、有力推動者、堅決執行者。相信在不久的將來,我們還將看到更多的為國家重大戰略實施而作出的“江蘇貢獻”。

  一、加強區域協調,形成推動區域一體化發展從項目協同走向區域一體化制度創新。

  南京:下好承東啟西一盤棋

  放眼長江三角洲整個版圖,南京居于承東啟西、連南貫北的中心節點。

  新發布的《長江三角洲區域一體化發展規劃綱要》14次直接提及南京。

  日前,江蘇省委常委、南京市委書記張敬華在專題研究南京都市圈發展規劃編制工作時表示,南京將全力助推長三角科創圈、寧杭生態經濟帶、長三角城市群建設,為長三角更高質量一體化發展作出更大貢獻;強化“一盤棋”意識,突出“高質量”要求,積極探索跨行政區域的經濟功能區發展新模式,努力打造推動長三角更高質量一體化發展的現代化都市圈。

  南京正謀篇布局,在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的新格局里,打造區域協調發展的新優勢。

  南京“向東”,融合度越來越深

  第十一屆江蘇省園藝博覽會博覽園的會址,選在了位于南京東部的湯山溫泉旅游度假區北部。工程建設部門口的倒計時牌顯示,距離2021年4月16日開園還有不到500天時間。

  “園博園的設計、建造不僅要考慮開園期間的便利,更要謀劃‘后園博園’的發展。我們的目標是在這里打造一個‘長三角的后花園’。”江蘇園博園建設開發有限公司綜合秘書部副部長王非告訴記者。

  區位因素自然是優先選項。這里靠近滬蓉高速等出口,到上海、到杭州,都是大約3.5小時車程。坐高鐵出行就更方便,這里離南京南站很近,“周末下午5點下班后坐高鐵到杭州,還能趕得上7點開始的同學聚會。”王非說。

  位于莧山、孔山和棒槌山之間一塊廢棄的采石場,如今是個到處覆蓋著綠色防護網的大工地,塔吊、鏟車都在忙碌地作業。在昔日的龍泉采石場上,已經建起了獨具特色的礦坑公園。接下來,通過涵養植被、重塑景觀、修復礦坑等,在以往過度開發的基礎上構建綠色生態體系,打造“城市雙修”的樣板;“將來這里既有世界級的江南園林、山地花園,又有獨具特色的崖壁礦坑、工業遺存,肯定會成為受歡迎的生態休閑旅游目的地。”王非說。

  向東發展,是南京向長三角中心深度融合的必然選擇。近幾年,南京緊鑼密鼓啟動了紫金山以東區域的規劃和建設,打造“一廊、兩帶、九組團”的整體空間格局,將之作為寧鎮揚同城化的樞紐,也是融入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的門戶。隨著寧句城際、南沿江城際等交通利好陸續落地,南京城市向東發展脈絡逐漸清晰。與南京城東大面積接壤的江蘇鎮江句容市,則提出全面對接南京城東,打造以創新經濟為特征、產學研深度融合的“江蘇硅谷”。

  南京“向西”,朋友圈越來越大

  以南京為中心,高鐵線路網絡畫出個大大的“米”字。隨著這個環形放射狀的格局逐漸從“規劃圖”變為“施工圖”,南京的樞紐地位和輻射功能進一步凸顯。在南京一小時都市圈中,既有江蘇省內的揚州、鎮江,也有安徽省的馬鞍山、宣城、蕪湖、滁州等。

  由于地緣相近,南京與這些城市的跨地區合作由來已久,“南京都市圈與合肥都市圈協同發展”其實早有交集。江北新區設立后,南京對安徽滁州的輻射帶動作用進一步增強,寧滁一體化發展取得了積極成效。

  隨著今年8月江蘇常州市下轄的金壇區和溧陽市相繼“入圈”,擴容后的南京都市圈總面積達6.6萬平方公里,總人口約3500萬人。有人將南京都市圈對長三角城市群貢獻度概括為“567”——面積約占長三角的五分之一,經濟總量約占六分之一,常住人口約占七分之一。

  省際毗鄰區域如何協同發展?《規劃綱要》里“點名”的6個毗鄰區域,南京占了3個,均已進行實質性合作。以頂山—汊河為例,就代表了產業協同發展的典型路徑:與南京浦口區一河之隔的安徽滁州汊河經濟開發區,與中車南京浦鎮車輛有限公司合作共建軌道交通裝備產業園,引進112家南京車輛零配件企業,初步形成了鐵路客車零部件研發、生產、銷售的產業集群。

  南京大學長江產業經濟研究院院長劉志彪說,在不改變行政隸屬關系的前提下,通過產業分工合作、消除市場壁壘,可以有效降低市場成本、促進區域經濟發展。南京都市圈的探索值得肯定。

  《規劃綱要》要求,形成推動區域一體化發展從項目協同走向區域一體化制度創新。這一系列從“行政區”到“發展區”的探索,有了更明確的目標:

  頂山—汊河跨界一體化發展示范區定位為長三角產業協同發展示范區,將打造成為先進制造業轉型轉移與跨區域發展的功能性合作平臺;與安徽滁州共建的浦口—南譙一體化示范區,聚焦打造長三角省際毗鄰地區綠色發展示范區和蘇皖跨界城鄉融合發展試驗區;與安徽馬鞍山共建的江寧—博望一體化示范區,將在產城融合同城化發展和毗鄰地區社會治理體制創新兩方面進行探索。

  南京“向上”,創新力越來越強

  走進位于江寧開發區的未來網絡總控中心,迎面是一塊鋪滿整面墻壁的巨幅顯示屏。

  江蘇省未來網絡創新研究院重大項目管理辦公室主任許志堅打開手機里保存的《規劃綱要》。在提到“未來網絡試驗設施”和“合力建設長三角工業互聯網”的兩段話下面,他特意打上了紅線。“作為國內最大的未來網絡研究基地,網絡信息領域唯一的國家重大科技基礎設施‘未來網絡試驗設施’、自主可控大網級網絡操作系統cnos、工業互聯網標桿外網等一系列成果,將有力助推長三角地區科技創新和工業互聯網的發展。網絡操作系統是網絡的大腦,對于國家安全和產業安全具有重要意義。要改變‘缺芯少魂’的狀況,必須建設協同創新體系,聯合提升原始創新能力。”

  在“建設世界一流水平的國家戰略性科技創新基地”的目標下,紫金山實驗室進行未來網絡研究的團隊,集合了來自東南大學、江蘇省未來網絡創新研究院等多方力量。“可以說我們是整合了國內外優勢科技資源,為全國科研院所搭建一個綜合性共用共建科研平臺。之所以選在南京,一方面是南京在未來網絡、5G發展及演進和毫米波核心器件等方面擁有基礎技術優勢;另一方面是長三角地區有雄厚的產業基礎和較廣泛的物聯網應用,科研成果可以得到快速的應用和檢驗。”紫金山實驗室綜合部部長徐立萍說。

  像這樣的“硬核創新”,在南京并非孤例。近年來,南京舉全市之力建設創新名城,研發強度超過3%,已成為長三角地區重要的原始創新策源地。在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的進程中,如何推進科技成果轉移轉化,如何強化創新資源的輻射和外溢效應,推動長三角地區制造業高質量發展?南京一直在進行探索。

  江蘇省技術產權交易市場大廳的LED屏幕上,動態顯示著各類交易信息。江蘇省技術產權交易市場總經理賈燕琛介紹說,從市場時時動態的成交情況看,長三角地區在全國范圍內屬于技術交易最為活躍的地區之一。而南京在技術成果的吸納與輸出上都有強勁的增長勢頭,交易量、金額、技術經理人數等方面都持續增長。

  去年,長三角三省一市的技術市場共同簽署了資源共享、互融互通的合作協議,并啟動了首屆長三角國際創新挑戰賽。“挑戰賽從企業的需求出發,向全國征集技術解決方案,幫助企業解決問題。”賈燕琛介紹說,在今年5月由江蘇省技術產權交易市場主辦的江蘇省J-TOP創新挑戰季中,共征集到長三角地區企業需求500多條,其中118項需求收到對接意向。

  二、推進跨江融合,充分利用一體化機遇補齊短板,實現創新和產業融合發展。

  南通:跨江融合按下快進鍵

  在上海大都市圈中,江蘇南通市是唯一位于長江北岸的城市。從空中俯瞰,崇明島將長江入海口的水道分為南北兩支,北翼的南通與南翼的上海隔江相望,直線距離僅100多公里。

  南通位于長江和沿海兩大開放帶的交匯點,是我國首批14個沿海開放城市之一。一直以來,跨江融合、接軌上海是南通的熱望。《長江三角洲區域一體化發展規劃綱要》(以下簡稱《規劃綱要》)的出臺,給跨江融合按下了快進鍵。

  從隔江對望,到跨江對接

  東臨黃海、南依長江,南通素有“江海門戶”之稱。來到位于南通港通海港區的招商重工制造基地,像是走進了鋼鐵森林。龍門吊此起彼伏,待交付的各種船只次第排列,巨大的干船塢內停靠著建造中的船舶。招商局郵輪制造有限公司基建工程指揮部副經理劉俊瑞自豪地說,今年,招商重工造出我國第一艘極地探險郵輪,成了“網紅”。

  招商局集團選擇在這里布局,主要是看中了南通獨特的區位優勢和產業優勢。“這里通江達海,大型船只進出方便,還緊臨中國最大的郵輪碼頭上海吳淞口郵輪碼頭。更重要的是,南通地區有完善的海工配套及充足的人力資源,這些是建設大型海工裝備和船舶修造基地的一流條件。”劉俊瑞指著一大片建設中的廠房說,按照“前港—中區—后城”的布局,這里將打造成為郵輪母港。

  車行蘇通長江大橋上,記者體會到一個“通”字對南通的重要性。鄰近長江入海口,南通沿江江面寬達8000多米,一眼望去難辨是河是海。在沒有蘇通大橋之前,從南通去蘇州、上海只能坐船,要一夜時間。2008年,連接南通和江蘇常熟的蘇通大橋通車,是當時世界最大跨徑的斜拉橋。“大橋一通,南通北通”,這句順口溜表達了南通不再“難通”的喜悅。

  江蘇省發展改革委副主任徐光輝認為:“跨江融合是江蘇全域一體化發展的重中之重,基礎設施互聯互通是實質性推進跨江融合的重要支撐。南通處在既接軌上海、又輻射蘇北的重要節點,發展的關鍵是要解決交通瓶頸。在解決交通瓶頸的基礎上,積極構建優勢互補高質量一體化體制機制。”

  “長三角一體化發展是南通當前最重大的黃金機遇。”南通市發展改革委副主任郝三旺認為,隨著滬通鐵路、通州灣江蘇新出海口、北沿江高鐵等一批事關南通長遠發展的重大項目陸續落地,南通的發展可謂“一通百通”。

  從交通互連,到產業互融

  近年來,圍繞上海國際經濟、金融、貿易、航運和科技創新“五個中心”建設,南通提出“三港三城三基地”進行全域對接,已經形成了兩地之間上下游互補、技術合作、人才交流的集聚效應。

  市北河魚躍鳥翔、中心公園花木蔥蘢。在南通港閘區,有一座5.24平方公里的上海市北高新科技城。顧名思義,這是一塊與上海共建的產業飛地,目標是推動上海地區先進產業向南通梯度轉移。

  2010年項目啟動以來,參照上海模式、上海標準,這里已形成以“集聚科技創新要素,推動科技創新”為核心,以智能型、科技型、總部型3大產業為驅動的“一核三驅”產業特色。“我們力爭將上海的企業分支機構、優質合作項目、高端技術人才吸引過來,把科技城打造成滬通經濟合作的示范區和先導區。”上海市北高新集團(南通)有限公司總經理張小樂說。

  市北科技城通過與高校合作,共建了南京郵電大學南通研究院和南通大學通科微電子學院,為入駐企業搭建公共平臺。不久前,這里還出臺了有利于企業引進人才的一系列支持政策。

  在南通,共有7座像市北科技城這樣擁有上海“基因”的園區。“上海孵化、南通轉化”成為一種較常見的產業發展路徑。

  格陸博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主營汽車底盤線控及智能駕駛系統的高科技企業,2017年,他們做出決定:上海只保留前瞻技術研究院,公司其他全部人員及設備材料遷到南通,建設智能駕駛產品研發、生產、道路試驗綜合基地。

  公司副總經理梅貴周介紹說,南通汽車相關產業的聚集速度很快,已經形成了完整配套。比如他們產品的原材料PCBA板來自蘇州、皮帶來自上海、粉末冶金件來自吳江及南通周邊企業,公司主機廠客戶則分布在福州、山東、湖北、鄭州等全國各地,而南通的運輸物流也很方便。

  坐落在蘇通大橋西北側的蘇通科技產業園剛度過10周歲生日。受益于大量來自上海的項目聚集,這里形成了精密制造、電子信息以及現代服務業3大特色產業。近年來,華為、騰訊、阿里巴巴等紛紛入駐。

  產業園管委會副主任王奇境說,企業來園區發展,并不只是沖著比上海便宜的租金,更要看園區規劃是不是符合發展方向,看政府辦事效率能不能滿足企業需求。為了吸引優質企業,他們從“基礎配套”向“功能提升”轉變,提高合作水平,優化城市功能,努力建成特色精品園區。

  從要素共享,到創新共建

  如果說以往的產業協作,更多建立在土地、勞動力等要素共享的基礎上,如今則更聚力于一套協同創新的產業體系建設。

  江蘇涵潤汽車電子有限公司是恒潤科技在南通設立的生產基地,主要生產汽車電子控制器。正值周末,寬敞整潔的生產車間里,只有幾名工人在對設備進行檢查維護。雖然只是在廊道參觀停留,記者也被要求穿上了工作服和防靜電鞋。

  公司人力資源助理總監王菁記得很清楚,今年8月26日晚,恒潤科技的最后一批生產設備由上海松江搬到南通,大家開始為年產2000萬套基地早日投產加班加點。她說,南通基地規劃打造成集研發生產服務一體的汽車零部件制造基地。

  王菁幾乎每次來南通都舉行一次招聘面試。“剛剛建廠,各類人才都很急需。”《規劃綱要》多處提到“人才”,這讓她倍感振奮。她最近頻頻與附近院校溝通,希望合作培養出適用的中高級人才,跟上行業的發展速度。

  中央創新區是南通市著力打造的“未來城”。《規劃綱要》發布前一天的11月30日,北京大學長三角光電科學研究院剛剛在南通中央創新區揭牌,將打造光電創新人才集聚平臺和前沿研究平臺。北京大學黨委書記邱水平表示,他們將與南通不斷擴大合作領域,把中創區加快建設成為北大科研轉化的基地。

  中國電子信息百強企業通富微電子股份有限公司是在南通成長起來的企業,在全球已有6個生產基地。去年11月,通富微電與中央創新區合作設立了產業技術研究院。通富微電計劃在未來3年至5年內投入上百億元,進行新一代先進封測技術研發,建設自主可控的集成電路產業鏈。

  該公司董事長石明達說:“長三角地區已形成集成電路生產的集聚中心,上下游產業大多都分布在這里。隨著集成電路國產化需求的持續增加,5G和物流網、汽車電子等新興產業發展,國內外對中高端集成電路產品的需求持續增加。只有立足市場前沿,才能做到《規劃綱要》所要求的‘創新鏈與產業鏈深度融合,推動產業邁向中高端’。”

  中天科技集團與浙江大學開展了產學研全方位合作。他們在共同完成科研項目之后,又簽約成立海洋系統公司,開辟海底觀測網市場,目前已投放海底觀測網系統近30套。中天科技集團總裁薛馳說,浙江大學派出骨干科研人員常駐南通,合作破解了不少技術難題。中天科技在各類型海纜的制造方面有良好基礎,而浙大團隊的海底觀測接駁盒技術則填補國內空白,合作前景值得期待。

  站在國家區域協調發展大布局的新風口,身處“江海門戶”的南通迎來了發展的歷史新機遇。

  三、優化產業布局,實現從制造大省向制造強省轉變,參與打造長三角世界級產業集群。

  蘇州:做好加減法 “種好碧螺春”

  改革開放以來,蘇州經濟社會快速發展。其中有一條重要的經驗,就是“大樹底下種好碧螺春”,通過主動對接長三角優勢資源,與上海錯位發展,形成了自己的特色。

  現在蘇州的經濟體量已今非昔比,如何在長三角一體化整體推進的大潮中,找準自身定位,實現城市的可持續發展?

  蘇州人的回答仍然是“種好碧螺春”。

  “要用高定位高品質賦予‘碧螺春’新的時代內涵,把推進長三角一體化發展作為集聚整合全球創新資源要素的重要載體,提升蘇州城市品質與經濟能級,增強蘇州在區域發展中的集聚帶動能力。”江蘇省委常委、蘇州市委書記藍紹敏說。

  經濟“領頭羊”成了生態“先遣軍”

  江南的冬天有點陰冷,但蘇州吳江區的黎里古鎮還是迎來好幾撥游客。下午五點多鐘,十幾位從古鎮出來的游客排隊登上“示范區5路”,大約半小時后可以到達上海東方綠洲站。

  吳江區交通運輸局客運管理科科長劉歡介紹說,今年11月,5條在上海青浦、江蘇吳江、浙江嘉善之間的區域公交線路換上了“示范區公交”的標識,單程票價也從過去的18元降到現在的5元。

  吳江區堪稱蘇州發展民營經濟的“領頭羊”:全區民營企業總數超7.2萬家,其中有不少頭部企業。

  今年11月,吳江區入圍長三角生態綠色一體化發展示范區,又成為蘇州長三角一體化的“先遣隊”,可謂“C位中的C位”。

  吳江區有一條太浦河,西起東太湖,穿汾湖,東入黃浦江,流經蘇浙滬三地。“太浦河在蘇州吳江段有40多公里,占總長的70%左右。也就是說太浦河治理的重點、難點在我們這里。”吳江區長三角地區合作與發展辦公室副主任吳志祥說。

  太浦河河面平緩,遠處有載貨的江輪來來往往。河邊豎著一塊聯合河長公示牌,標注著青浦、吳江、嘉善三地區、鎮、村三級聯合河長的姓名、工作職責,還有監督電話。

  吳志祥告訴記者,這片河岸過去有一家船廠、一個船舶修造公司。由于污水排放影響了水質和岸線環境,今年2月,吳江汾湖高新區對兩家企業進行整治拆除。

  吳江區委書記王慶華表示,對標示范區總體方案提出的“生態優勢轉化新標桿、綠色創新發展新高地、一體化制度創新試驗田、人與自然和諧宜居新典范”戰略定位,對照示范區要打造世界著名湖區的目標要求,吳江還要努力保持“歸零心態”和“奮斗姿態”。

  向兩端延展的產業微笑曲線

  蘇州高新區是蘇州努力建設蘇南國家自主創新示范區的主陣地之一。獅山橫塘街道地處蘇州高新區開發最早、最成熟的中心城區。31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密布著3萬多家企業,2018年地區生產總值近400億元。

  獅山橫塘街道黨工委副書記、辦事處主任王駿介紹,蘇州市提出了打造成為國際化大都市和長三角世界級城市群的重要中心城市的目標,“這一帶寸土寸金,承載力也已到了極限,不適合再發展大規模的一般性制造業了。基于區域的資源稟賦和發展優勢,我們必須從過去較低的產業層次,向附加值高的微笑曲線兩端躍升”。

  長三角一體化的發展成為新舊動能轉換的助推器。今年6月,蘇州高新區獅山商務創新區(籌)與上海市虹口區商務委員會共同簽訂了《長三角一體化發展戰略合作框架協議》,加強科技協同創新、加大金融領域合作,實現區域數據共享,全力打造長三角商務創新發展新高地。未來的商務創新區里,還將設立“上交所戰略新興產業培育基地”建設,這是他們與上海證券交易所共同推進的項目。

  從“星期日工程師”到創新策源地

  上世紀80年代開始,蘇州靠以鄉鎮企業崛起為特征的“蘇南模式”得到快速發展。許多鄉鎮企業的技術來源,就是來自上海的“星期日工程師”。“如果沒有上海的輻射、支持,蘇州的鄉鎮企業不可能發展起來。”蘇州市發改委區域處朱偉明說,與上海相比,蘇州在創新濃度、創新能級和產業層次等方面仍有較大差距。而《長江三角洲區域一體化發展規劃綱要》的出臺,為蘇州承接高端要素、共享創新資源提供了契機。

  英諾賽科(蘇州)半導體有限公司是吳江汾湖高新區近期引入的高新企業。在建設工地旁的臨時辦公用房里,英諾賽科工廠運營副總經理王培仁對記者說,蘇州是集成電路產業集聚地,產業集聚度高、產業鏈條完備,全部投產后將成為全球最大的8英寸氮化鎵生產基地。“看,我們離下游客戶這么近。”他指著工地對面一家燈火通明的照明燈具公司說。

  走進蘇州工業園生物醫藥產業園,蘇州工業園區生物產業發展有限公司市場部經理桑曉東介紹,2018年生物醫藥產業園的產值達到803億元,已連續多年保持30%以上的增長率。園區1300多家生物醫藥企業中,1000多家擁有自主品牌。

  沿著長三角G60科創走廊這條通道,生物醫藥創新形成了各擅所長的格局:杭州更注重后端產業化,上海的張江園區集中了一批大企業,而蘇州的長項是前端的創新藥研發,園區新增l類生物醫藥臨床批件占全國同期增量的約20%。

  “我們的優勢在創新。”桑曉東說,他們正在打造創新生物醫藥產業化集聚區,與江蘇常熟合建蘇虞生物醫藥產業園,努力構建長三角地區生物醫藥產業創新發展生態圈。(經濟日報新聞客戶端 齊平 薛海燕 馮其予)

編輯:顧名篩
0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意甲转会最新新闻
票据理财平台排行榜 足球14场分析* 中国足球运动员 虎扑客服 赛车快速 六场半全场全包多少钱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 双彩开奖走势图 快乐赛车免费计划软件 pk10开奖结果